CGArt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CGArt 首页 信息动态 综合信息 查看内容

纵横动漫专访《叛逆者之诗》作者——柳堡:我不懂什么才叫漫画家

2011-5-25 19:21| 发布者: 苹果树下| 查看: 2040| 评论: 0|来自: www.cgfinal.com


此次我们迎来了三十波采访对象......
纵横动漫:柳堡你好~欢迎来纵横动漫接平台做客!
柳堡:啊,为什么没有"跟朋友们打个招呼,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这一句?
纵横动漫:额........从来,柳堡你好,请跟纵横动漫的朋友们打个招呼,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柳堡:额.......大家好!我是柳堡,一个坚持努力画画的人,恩就这些!
纵横动漫:《叛逆者之诗》是你在纵横动漫独家签约的第一部作品,能和大家介绍一下这部作品吗?
柳堡:......好吧,最初编辑约稿的时候说,"希望这是一部充满了战斗元素的机甲漫画。要有团队,要有机甲,要有适合推出周边的设定,要有即使作者用光了所有的点子也能够延续下去的剧情"。结果到目前为止,唯一出现过看起来像是机甲的角色和战斗画面基本上只有保镖先生被音像社老板炮轰的那一幕。这个漫画得以出轨,除了我个人的努力(?),也要感谢编辑的宽恕。
纵横动漫:《叛逆者之诗》序章写到作者是你和极乐鸟,请问柳堡你们在创作过程中的分工是什么呢?
柳堡:从这部作品来说,比较接近师生关系。一般来讲,我会在对剧情有了基本的构想之后找极乐鸟老湿聊一下,听听他的意见,或者请他出出主意。当然,极乐鸟老湿会提出他的想法或细节上的建议。出于成长的目的,大方向还是由我把控。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画出不好看的东西,肯定也是我搞的鬼。
纵横动漫:请问柳堡这部《叛逆者之诗》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呢?
柳堡:谢谢鼓励。不过灵感的前提是好作品。那些胡思乱想用好了叫灵感,用的不好叫脑残。我真没那么好意思就认为自己画了个好玩意儿。
不过你要是问我为什么这么脑残,我就可以回答你。
比如说第一章里保镖先生在街上听到音乐就忍不住想要跳舞,来源于我的个人体验。每次我走在街上听到有人在放有节奏感的音乐时,我都有一股莫名的邪火。因为不管你怎么跟它较劲,你一定会踩到音乐的点上。尤其是跟人一块儿走的时候,你会觉得有朋友在旁边还走猫步特别装逼。
满屋沾了静电吸在墙壁上的气球这个场景,是因为想到小时候经常用塑料尺挠头,然后把碎纸片吸起来。但气球这个场景是鸟的点子。按我原来的想法,女主人公会拿尺子挠头,然后发现尺子有静电,可以把小纸片吸到尺子上。于是女主人公把男主人公留给她的书全都撕成了纸片......最后觉得不过瘾,就拿了一块比人还大的塑料板,搞出静电后站在邻居家门口,把邻居家的衣服钱什么的全都卷跑了......邻居跑出来看,我操,怎么说也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你好歹留条裤衩吧?你这种做法彻底伤害了我,算了,你一个机器人我也不跟你计较,带着那些钱去找你老公吧,我、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于是女主人公就在鹅毛大雪中抛下倾家荡产的老邻居踏上了寻找未婚夫的旅途。老邻居把仅剩的一块儿塑料布裹在身上,站在那个有风铃的大树下看着女主人公远去的背影,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了一句:爱一个人就要成全她。就算我留住了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
作为写故事的人,一旦出现以上类型的想法,显然是自暴自弃的表现,除非你本来画的就是这种故事。我时常会被类似的想法所干扰,以至于写出莫名其妙不伦不类的故事。这是很不好的。当你真的为一个故事确定了方向,就要避免自己受到其他方向想法的干扰,而不是仅仅是被自己的感受牵着鼻子走。这不容易,但必须为此锻炼自己的控制力。这也正是专业和非专业之间的区别之一。
纵横动漫:你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漫画家,遇到过什么困难么?是怎么克服的?
柳堡:只要觉得自己还有必要进步,一定都会遇到困难,跟是不是刚起步没有关系。对于想进步的人来说,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比起技术上的困难,有没有成为一个"不怕困难的人",才是真正要解决的。至于如何克服,那就是相信自己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在所有事情都做的一团糟的时候,甚至受到最强烈的质疑的时候,也始终坚信这一点。只有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跟你把事情做成什么样,还有多少未解决的问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纵横动漫:能不能说一说在你人生中,那个漫画家,或者哪部作品对你影响最大?又是为什么呢?
柳堡: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不要让我做这种总结性发言吧- -画漫画的人中,耗子对我影响很大。没有他,我大概今天也不会在画漫画吧。我上大学的时候,在一个论坛上发了一篇小说,耗子给我留言了。然后我想人家那么认真的留言,我也该关注一下对方。结果看到他的漫画,当时我就震惊了。我很喜欢他的漫画,也被他对生活的热情感动了。后来我毕业之后来北京,去见过他一次。再后来我在一家骗子公司上班,耗子说你来写小说吧。结果我就跑去写小说了。但是我写得太差,把人家的世界名著改得跟什么似的,实在没法出版。耗子怕我饿死,就用他当编辑的工资请我吃饭,还教我画画。然后我就开始学习画画,于是我的"人生"就改变了。
纵横动漫:你对于国内的原创漫画圈是怎么看待的,你对于漫画家有没有自己的定义?
柳堡:大家都说这个圈子很小,小到在圈子里随便提个人多少都有所耳闻的程度。但再小的圈子也大过个人,我对自己尚且没有"看待"清楚,"国内的原创漫画圈"这种字眼,对我来说更是陌生。除了朋友和伙伴,我甚至没有亲眼见过几个画漫画的人。
新漫画诞生以来,中国有过"漫画家"吗?对于漫画家,我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总觉得不至于见到一个发表过漫画作品的人就可以草率地称之为"漫画家"。我认为中国有漫画爱好者,职业漫画人,甚至漫画企业家,但漫画家我没有见过。或者有,但我并不了解。对于漫画,我知道的太少了。但是算不算"漫画家"这种问题,好像也没有太多人真正关心吧。认真的称谓大概只产生于受重视的事物之上。好比媒体上对名人一律用老师称呼,谁关心对方是不是真的有资格承担这个头衔呀。到最后,在中国说"漫画家",也不过是种外交辞令,说出来大家都假装有面子罢了。恐怕没人当真吧。
说到"漫画家"这个名号,我觉得挺逗的。好像这两年突然有圈外人一夜之间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在中国还有一种生物叫漫画家!哦,漫画家长这样啊。得谢谢夏达,让大家知道中国还有这类生物的存在。那段时间动辄有朋友问我,你知道夏达么?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我才知道,"漫画家"出名了。但是,出名之后呢?认识了漫画家的人们照样不认识什么是漫画。也无怪乎夏达不乐意了。但是我也不觉得人们应该突然正襟危坐围过来关心起漫画来,谁叫咱不牛逼呢。有朋友说中国政府对漫画的关心太少了。我说真关心了你觉得是好事吗?现在至少有人知道还有种生物叫漫画家了,这是好事啊。结果针对夏达的种种争议直到今天都没消停,但所谓的喧嚣恐怕也只是圈子里自己在闹吧。我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夏达,也能了解为什么有人讨厌。但围绕这个主题种种强烈的谩骂讥讽和中伤,长久地持续甚至形成一股势力是我所不能理解或者说不愿理解的--是说终于有漫画家成为公众人物了吗?由此也可洞见在中国,漫画是多么的寂寞而又不堪寂寞啊。有趣的是,当漫画家们终于在聚光灯下闪亮登场的时候,主持人和观众们往往带着同情的语气关爱的体恤着漫画家们的辛苦,就好像突然发现了一个底层阶级。而漫画家们也很配合地苦大仇深一脸坚忍地表示:虽然很辛苦,但是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看的人简直要掉下泪来。我不知道什么是漫画家,但我所想象的漫画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至少不应该十几年如一日地被这样的气氛所包裹以及被这样的目光打量,以至于不得不做出如上的回应和表态。在我看来,漫画家应该是一群无论何时都能不管不顾的快乐的家伙们
纵横动漫:《叛逆者之诗》这部作品你和极乐鸟合作,请你聊聊你最欣赏极乐鸟这个人方面?
柳堡:我欣赏他有七块腹肌,这样我俩加起来就凑齐八块了。其实我原来也有七块,不过人家说想要更好的合作,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要"好得像一个人"。那么起码在某一方面先达到"一个人"的标准吧。
纵横动漫:"一个人"我去,有歧义啊!冒昧的问一句,《叛逆者之诗》这部作品中的少女机器人很萌,大叔怎么如此"邪恶",这部作品中的大叔原型是不是取材真人啊?
柳堡:你提这个我就想起来了,前两天刚看到首页广告,说人家是大叔,对此我绝对不能同意。不要以为长了胡渣就是大叔,这个是少年来的。除了头发的长度有涉嫌取材真人的嫌疑,其他就没了。
纵横动漫: orz,我错了,不是大叔是少年!之前很多漫画家做客过纵横动漫,他们对于纵横动漫提出过很多建议和评价,请你从一个作者的角度聊聊你对于纵横动漫的期许好吗?
柳堡:本来想说我对纵横动漫的期许是希望他成为中国最有钱的网站,这样作者就能跟着沾光。 但我马上又想到了"百度文库"。所以我的期许改了,我希望纵横动漫成为对作者最仗义的网站,同时也能赚更多的钱为更多的作者买单。
纵横动漫:原创动漫不容易,做原创漫画的人更是很辛苦,柳堡对于自己的漫画事业今后有什么打算?
柳堡:打算为了能再多画几年改掉几个要命的习惯。前段时间没太注意身体,搞出问题来了。用痔疮栓的时候发现是熊胆制品,去年一个朋友还给我发了个传单,上面写着"拒用熊胆"。老用药的话不太环保吧。
纵横动漫: 除了漫画柳堡还有有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呢?
柳堡:漫画可能是我唯一的特殊爱好了。不特殊的有抖胸肌和跳肚皮舞。还有一个爱好是去自助餐餐厅吃四川凉面和意大利面。另外我喜欢一切果冻状的食物。
纵横动漫:柳堡是纵横动漫独家签约作者,在和纵横动漫这么久的合作过程中,想必逐渐了解网络平台,很多作者还是保守的停留在实体漫画,你认为实体连载和网络平台的优劣势在哪里?
柳堡:停留在实体漫画是保守造成的吗?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实体漫画稿费相对高一点点,但是又没有高到能让作者早日达到财务自由的程度,以至于作者们顾此就要失彼,无法像个公子哥那样一边吃着实体漫画的版税,一边衣食无忧不记收益地在网上进行相对更加自由的创作吧。这是玩笑,不画出牛逼的作品,想吃版税也是不可能的。不过网络漫画尺度确实要更大一些,但总觉得缺乏稳定的受众群体。所谓自由,有一部分也正是以此为代价的吧。被关注的少,自然受的限制就少。喜欢你就看两眼,不喜欢就走。反正也不用花钱。这种关系自然使创作与读者之间不必一定产生最紧密的联系,但绝大多数的漫画存在的意义就是与读者产生连接。所以归根结底,网络漫画也还是要有人为它买单的吧。但是网上受欢迎的作品往往无法利益最大化。这恐怕不只是漫画方面的问题了。|
纵横动漫: 作为国内最早创办原创动漫平台,你认为纵横动漫应该向哪些方面努力,才能让读者,作者都满足?
柳堡: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回答不好。硬要说的话,要让读者满足,最核心的前提肯定是提供好的作品。其次围绕网站主题,平台本身应该有足够的娱乐性和参与度,以及为读者和作品与作者之间建立最即时的反馈渠道。对作者来说,读者的"反应"很重要,这与"评论"有所区别。就像歌手唱现场,导演坐到观众席中观看自己的电影--吐槽功能的设置就起到了类似的作用,这在传统媒体上是不可能实现的。至于作者的满足,除了以上提到的,当然就是更多的钱和机会以及更多的可能性。还有,作为作者,我很希望看到平台之间的竞争。比方说,一家网站付给作者的稿费是200/P,另一家网站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是:靠!怎么可以只给200!要让中国的漫画作者活得更有尊严呀!!!!我出1000!第三家网站特别财大气粗,原来也不是做漫画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拍案而起!老子看不下去啦!我也要做漫画!开网站,办杂志!动画化!电影化!所有稿费标准一律2000+,给漫画家搞三险一金送车送房送美女,活着的盖主题公园,死了的盖纪念馆,票房一半归自己一半给漫画家......来谈改编谈合作的,没有光靠稿费就能买断版权这一说......嗯,我希望纵横动漫能往这个方面努力......
纵横动漫:谢谢柳堡的建议,纵横动漫一定会加油的,柳堡能不能给大家提前剧透一下《叛逆者之诗》下一话的故事啊?
柳堡:我也想有人来给我剧透一下。
纵横动漫:即兴创作!潇洒!看来下一话的《叛逆者之诗》同样令人期待,也希望柳堡和极乐鸟一起打造出一部特色鲜明的机甲漫画,祝你成功!
柳堡:共勉。
纵横动漫: 很多人在看漫画之余都喜欢随手画两笔。在最后,请柳堡和大家分享一个画漫画的小技巧!
柳堡:我想想啊。小技巧......小技巧就是别太关心小技巧。举例来说如果你看到一部成功的漫画或者是一个成功的漫画家特别会偷懒,你以为那些空白画面,草稿图是小技巧,结果你去学了,然后你就掉坑了。
我在看《最终兵器彼女》的时候,曾经被它在"偷懒"方面的境界所折服,这个作品里经常会出现空白页或只有台词或只有几根线条的页面。意志不够坚定或者缺乏经验的人往往会被这些细节所引导,产生"原来这样做也可以啊"之类的想法。好比中国动画学习日本动画的偷帧,但却不能因此达到日本动画所能达到的效果。"偷懒"这种事情是不能够去学习的,"小技巧"这种词听起来就好像在鼓励人"偷懒"一样,但作为动力存在的话就没有问题。例如你可以立志成为"像富坚义博一样即便偷懒也有人买账"的漫画家,但不能立志像富坚义博那样偷懒。因为谁都知道,你不仅可以像他那样偷懒,还可以比他更懒。
纵横动漫: 非常感谢柳堡今天和大家聊了这么多,纵横动漫希望柳堡今后的路一帆风顺,给我们带来更多好看的漫画!(更新吧....阿门)
柳堡:谢谢。我、我会更新的(这访谈是鸿门宴吗?)。
纵横动漫众编辑笑而不语!!!O(∩_∩)O哈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